哗啦啦…

    一道浑身染血的人影倒飞而出,向着甲胄[zhou]少年们袭来。

    “滚开!”

    血衣人影爆吼,手中长刀探出,刀光一闪明亮如月华,向前攻去。

    丹阳教的中年男子毕竟也是凝魂境初期的实力,刀法和法力融合,随手一击都是杀招,根本不是甲胄少年们能抵挡的。

    情急之下,领头的少年,陈寿亭之子站了出来,盯着杀到面前的刀光毫不畏惧,便要硬挡下来!

    可惜,他颤抖的双腿涣散的瞳孔已经深深将其出卖。

    “少主!”

    “阿伟!”

    “不要。”

    身后几名甲胄少年目瞪欲裂,出声嘶吼。

    就在刀光距离少年一寸,他已经能感受得到,那凌厉刀芒割破了自己的脸颊。

    突然之间,一缕罡风呼啸,将血衣人的刀势刮偏斜,堪堪避过少年的脖颈。

    下一秒,血衣人瞳孔猛缩,因为自己的脚腕,又被人擒住了…

    只见一青衣道士冷冷望着他,猛力朝上空一挥!

    嗖!

    血衣人凌空腾飞十丈多高,哀声惨叫。

    “爆!”

    下方,杨青猛合手掌,低吼道。

    哗啦啦…

    一道电弧伴随着银霞化作神火滔滔,席卷血衣人。

    天空猛地暗下,他整个爆碎成血雾,空气中尽是弥漫着焦臭味。

    “保护少主!”

    “闲杂人等退下。”

    “所有百姓撤离!”

    “快快快!”

    后方,甲胄少年们“锵”一声抽出贴身兵器,直指杨青,口中怒吼连连,但神色却无比慌乱,甚至可以说惧怕…

    一掌给一位凝魂境大高手拍成血雾,这简直是传说中的人物!

    此时此刻,他们都已经做好为少主赴死的心理准备。

    但就在这时,陈寿亭之子猛地推开他们,略有些苍白的脸庞抽搐,伸手指着杨青双目猛缩,颤声道:

    “您……您是。”

    哗啦啦!

    下一刻,他单膝跪地垂下头颅,高声道:

    “陈伟拜见无双真人!”

    这下,轮到陈伟身后的一众甲胄兵呆住了,念想转动之间,连忙丢下刀剑,齐齐下跪,高声道:

    “参见无双大法师!”

    “参见无双大侠。”

    “参见……”

    紧接,后方墙角,房梁上,土罐中躲藏的百姓闻声纷纷望来,连忙上前,眼中闪烁光芒。

    云城百姓们的恩人…回来了!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尘埃中,杨青的瞳孔有一抹赤霞闪过,他踏出沙尘,使剑柄点了点陈伟,笑道:

    “你很不错!”

    呼啦。

    随后大袖一挥,狂风迭起,呼啸而过,街道上刚想跪倒的大群百姓们瞬间被吹的捂眼,弯曲的双腿也站的笔直。

    而场中的陈伟等人更是如此,被吹的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甲胄少年们识趣,听闻过一些有关于无双道人的一些事迹,多少了解他的习性,连忙转身轰散人群,防止这里被热情的百姓们堵个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“你是陈总兵的儿子?”杨青前踏一步,开口道:

    “不错,勇气可嘉,情急之中不忘同伴,一身武法天赋也颇高!”

    这时,杨青才开始仔细打量身前的少年。

    二十出头,身穿幽黑明光铠,脸如桃杏,瞳仁灵动,姿态庄重,眉宇之间有几分浩然之气。

    杨青修习道术时日也不短了,平时闲来无事也看过不少相术书籍,略懂一些相术皮毛。

    随便扫上一眼,眼中人的品性道德便能略知一二。

    现在观察眼前陈伟,察觉到他的气质和云城副总兵赵离有点像。

    当然不是老王。

    应该是常年跟随在赵离左右学习武法道术,所以才被培养出的军中之气。

    要知道,赵离可是禁军出身,听说又加入了荡魔司,一生志愿只为斩妖除魔,保家护国,在还天下一个朗朗乾坤。

    “那里那里,小子及不上前辈半点。”

    谁料,陈伟紧忙扶手低声道:“我一直听赵叔和父亲提起您的风光伟绩,尤其是赵离叔,他为了追赶您的脚步,置身加入荡魔凤麟司,游走于天下间最为混乱、怪异的地方,镇守天渊,抵挡白莲慈航邪教。”

    “哦?这老小子可真爱倒腾…荡魔凤麟司,白莲…”杨青呵呵一笑,感叹赵离的神勇,下一刻,他瞳孔猛缩,厉声道: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慈航邪教?!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云城总兵府。

    主屋木门敞开,内部坐着几名身材健壮的男子。

    其中有陈寿亭,陈伟,还有陈寿亭的几个副将部下。

    当然,也少不了一身青色道袍加身的杨青。

    屋内气氛一时间,有些压抑。

    没有人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因为杨青还未曾开口。

    这时,杨青的心绪早已飞向远方。

    先前在屋中偷袭自己的“隐形人”应该是丹阳教的人,他认识那群人的衣装。

    对于这件事,杨青没有多少惊讶。

    修行众人,睚眦必报也不是一天两天了,尤其自己还宰了他们的长老又杀了无数子弟,不找上自己才怪了!

    至于怎么找上自己的,或许是某种秘术,或推演之术。

    总之道门中人如果想找一个人,那你就是逃到天涯海角,也很难逃脱。

    除非事先准备。

    这不难理解。

    杨青也没当回事,丹阳教庄修远勾结妖鹤祸害酒城百姓再先,杀了也就杀了,如果想找个说法…

    刚才的血雾就是说法,如果还不服,那尽管放马过来!

    这些杨青都不当回事……

    主要是“慈航、白莲邪教”,这几个词,现如今一直缠绕在他的心头。

    邪教不用多说,喜欢搞些见不得人,惨无人道事情的黑暗组织,至于这白莲和慈航,就有的说道了。

    白莲邪教那在历史中自然是鼎鼎有名的,人送外号新生代作死大队。

    至于慈航……是现世中的那个么?

    但不是被云龙行动组灭了吗?

    或许是自己多虑了,一切都只是同名而已!

    但杨青还是喜欢多想一些。

    “游戏世界折现到现实世界,这回现实世界的种种又折现到了游戏世界了?”

    杨青眉头紧皱,心中思索,一时间拿不定主意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ps:这两天打赏的大佬很多,在这里感谢大家的支持!

    明天我会尝试请假,在家里爆更还债。

    还有书友反馈,说上架就看我水了三四章境界设定很不爽。

    在这里说声抱歉!新人新书,请海量。

    我日后会注意。

章节目录

随身带个志怪游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御宅屋只为原作者柿子鸡蛋面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柿子鸡蛋面并收藏随身带个志怪游戏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