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林中,杨青站在巨石上,背倚青山,烟波浩渺,居高临下看着下方的白发少女。

    白发少女脚边的小溪随波逐流,溪水清澈,波光粼粼。

    “这句话应该我来说!”她微微抬头,单手一伸,远处的长枪顿时颤抖,随后“嗡”的一声破土而出,化作一束乌光射来,被她稳稳握在手心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杨青眉毛一挑,左手掐诀口诵真言,天边的火焰剧烈收缩,灼热的气息消散,重新化作一张暗红色的符箓飘来,静静落在杨青掌心。

    却是一张歘火符!

    “此符,你是从何处得来?”

    杨青上下扫视少女,开口道。

    又是《九耀天心呼吸法》又是破邪符、歘火符,他现在可以肯定,眼前的少女,和吕老道或者说和师傅的师门有着很深的渊源。

    白发少女闻声心中冷笑,当然不肯详说,但见刚才为自己除掉丹阳教的面子上,上前一步朗声道:

    “我叫白芷,散修一个!”

    “至于符箓,山中捡到的,快快还给我。”

    很明显她在撒谎,如果山中能捡到歘火符,那就不该是百姓害怕妖魔,应该是人们追着鬼怪跑。

    “白芷…”杨青松开符箓,任由其随风飘落。

    他只听说吕老道有亲传弟子,也就是自己素未蒙面的师兄,道号无双子。

    从吕老道口中得出,师兄应该是有一个亲妹妹,因为师父想要将《往生神咒》传给师兄,但他实在是没玩弄乐器的天赋,只能退而求其次,将《往生神咒》传给了师兄的妹妹。

    难道……

    白芷的目光随着符箓流转,见歘火符飘落到眼前,便要伸手去抓。

    谁料,一股诡异的寒风吹起,将符箓吹飞,飞至到半空。

    白芷眉头一皱,双腿弯曲,身形腾飞而起,便要抓住符箓。

    下一刻,气流急速涌动,又将符箓吹到溪流前。

    白芷的表情一下子变得极为丰富,于半空中盯着杨青,双目喷火,面色微怒。

    “那帮丹阳教的崽子,为何对付你?”杨青背手站在石头上,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丹阳教祸乱边境,联合妖魔坑害百姓,人人得而诛之!”

    “哦?是酒城妖鹤?”

    白芷转过头来,疑声道:“什么妖鹤?”

    “我说的是乱石山城的棺材案,他们联合妖魅坑害百姓钱财性命,被我一路追杀到了边境。”

    得!

    原来说的不是一件事。

    这丹阳教也真是猴精,分成好几拨共同作案,四处开花!

    想罢,杨青似笑非笑道:“不对呀,我听闻丹阳教立教百年,乃名门正派,教内出过不少强者!”

    他在尝试套白芷的话,获得更多有关于丹阳教的讯息。

    “我呸!”

    “就算是,也是一百年前。”

    “近些年天下大乱,鬼妖出世,他们就趁着混乱发国难财,发死人财,我听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听说什么?”杨青眼中一亮,来了兴趣。

    谁知白芷狡诈一笑,冷哼道:

    “我凭什么告诉你?!”

    “快把符纸给我,我还有很多事要做,没工夫跟你耽误。”说罢,她伸出纤纤玉手,扬首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符纸就在你眼前,自己拿就是了!”杨青撇了撇嘴,淡然道。

    这回,白芷终于将符箓捏在手中,随后,轻哼一声转身走去。

    “你…认识一位姓吕的老道士吗?”

    瞬时间,白芷迈步的脚步顿在当场,冷风拂过将她身上的道袍吹得飞舞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谁!”她转过头来,盯着杨青一字一句道:

    “你认识我师傅?”

    果然。

    师兄的妹妹!

    杨青猜的一点都没错。

    “我是你的师兄,你入门应该比我晚。”他单手一翻,指缝中赫然出现几张颜色各异的符纸。

    破煞符、歘火符、玄灵咒等等…

    “什么?!”白芷呆住了,惊呼出声。

    “他老人家,不是说不收徒弟了吗?”

    况且,玄灵咒属于高阶符纸,非内门子弟,绝不授予,眼前这青衣道士…竟然真的是师兄!

    “不对,师傅亲口说过,往后都不会再收徒了,你骗……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就见杨青手中举起一度牒,名册上,赫然写着:

    无双

    两个大字!

    是哥哥的度牒。

    白芷后撤半步,嘴唇忍不住颤抖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沧州边境,一处荒废的客栈内。

    二人对坐在石桌前交谈。

    “师傅那里去了?”

    “躲山上去了!”

    “那你哥哥呢?”

    “被妖怪抓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呢?”

    “斩妖除魔!”

    杨青坐在石凳上,面如黑锅:

    “喂,我说你态度能不能放尊重一点?”

    “你还真跟吕老道一模一样!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白芷干笑两声,微微扭头道:“有何不妥?”

    “我这人最重辈分礼节,

    师兄!”

    她说道最后两个字时,语调却猛地下沉,幽幽道。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,谈谈你哥哥吧,我挺好奇的,如果…”

    杨青话还没说完,就被白芷打断了:

    “他没什么好谈的,

    混蛋一个,早晚被妖怪吸干!”

    说罢,白芷的神色明显有了剧烈波动,似悲凉,似气愤,但更多的还是自责,怪自己太弱帮不了他。

    杨青:“.....”

    他抬头仰望天空,深吸几口气调整心绪,半响后重新看着她,继续道:

    “你刚才听说有关于丹阳教的什么来着?”

    “我实话跟你讲吧。”

    随后,杨青将酒城的种种事件掐头去尾,告诉了白芷。

    当然,不能说的自然没说。

    哗啦啦…

    白芷身前的石桌应声而碎,碎石飞溅。

    “一群畜生!”

    “他们也配称人?”

    盛怒将白芷的脸庞染得通红,她咬牙切齿,低吼道。

    “所以,我也是来找他们麻烦的,你将自己知道的事全告诉我,然后静候佳音。”杨青抱肩,微笑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袖手旁观,我要杀了那群人渣祭天!”白净冷哼。

    接着,她和杨青讲了一些有关于丹阳教的传言。

    丹阳教,宗门坐落在沧州边境,门内强者如云,听说还有真人境的太上长老、传功长老。

    至于沧州境内,也有丹阳教的分舵,距离此处几百里远。

章节目录

随身带个志怪游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御宅屋只为原作者柿子鸡蛋面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柿子鸡蛋面并收藏随身带个志怪游戏最新章节